Feeds:
文章
迴響

今天,白血球不但沒上升,還稍微下跌了。

明天,明天就會看到奇跡了。。。。我是這樣告訴自己。。

一個人呆在單人房,又不可有訪客,那寂寞的日子真是令人煎熬。

假如現在有金庸或古龍小説在身邊就好。。。

沒辦法,日子還是得挨過去的。

加油吧!

廣告

8月5日 – 新的開始

今早外面下了細細的雨,外面是陰暗的天氣。

我所期待的終于來了,今天的白血球數量不再下滑,而且微升了一點點。

化療前,我白血球數量是4.5k,昨天是0.01,幾乎是接近零點。

今天是0.02。醫生說,還是非常偏低的水平,但對我來説已是很興奮;我對醫生說,已經是100%增加了。我肯定,明天會有突破性的進展,而且會在星期五出現奇跡,那天是干細胞移植後的七天,我預感白血球的數量會如預期般突然飆高。

星期五那天,會是我的幸運日,會是讓我和身邊的人都雀躍萬分的日子。

星期天,是農曆6月19日,是觀音誕,也是我的農曆生日。那天,也將會是我準備出院的重要里程碑。。。我原定的的目標就是下個星期一。

今天,我決定把自己最新的樣子呈現你面前。

忘了提多一件好事:今天我的體重也比昨天微升了0.5kg,胃口也比前幾天進步了;我瘦弱的樣子,很快會轉化為容光煥發,會好似我那1嵗多的侄兒般,白白胖胖。

明天會更好。

latest photo-1

昨夜又睡得不好了。

今天醒來時,又是好像查詢股票市場般,期待醫生告知白血球數量有否提升,結果今天還比昨天低,已經接近零了。護士們又是不忘了提醒我一切要小心,避免感染,盡量不要有訪客,等等。新聞不停報導H1N1惡化的情況,什麽哪閒學校關閉,已經幾個人死亡,等等。面對這一些負面的新聞和身邊的人不停討論的課題,對於我這一個目前白血球近乎零的病人,是個折磨。

但是,我剛才提醒了自己,我目前的病房是全世界最安全的,除了有個air purifier,還是一個人,算是與世間的人隔離了。更何況,我的白血球很快會恢復勇態。這套思想其實是媽媽剛才在電話中提到的,家有一老,就是有一寶。剛才與媽媽電話談了半個小時,我還不忘稱讚她,心情的確是開朗很多。

所以,我今天的心情指數比昨天稍提升了。

走動的靈活性也比昨天進步了,剛剛物理治療師也給了很正面鼓勵。我清楚知道,康復不能太急,尤其是目前安全為上。待體力和行動更好了,内心的無力感會逐漸消失,畢竟現在什麽都需依賴別人幫忙。

今天是第二天獨自一個人,接下來的幾天,我會想辦法充實時間。

轉眼間,7天又過去了。


化療捱過了,過去的3夜有太太的陪伴,好充實、寫意、貼心。


太太是獲得校長特別允許請了2天特假 ,畢竟這時候正值H1N1高峰期,教育局盡量阻止老師出國,避免學校出現集體傳染。


太太是從吉隆坡搭巴士南下新加坡,花了6個小時才抵達我的病房。今早9點半,我依依不捨的送走了她;她還要花6個小時才回到吉隆坡,然後把一對孩子從幼兒園接回家,然後明天囘校教書。真辛苦了她。。。。


一對孩子過去幾天托了她妹妹幫忙照顧,難得她老公懂得上網,設置了skype讓我們和一對孩子video conference;不知不覺,我和一對孩子已分離了近兩個月了。


恢復一個人的狀況,在單人病房,那孤獨感更是來得重。


此刻,我好想念她和一對孩子。。。。


但是,我已告訴了自己,一定要堅強挨過未來幾天。


今天,我的白血球數量是在化療后最低的一天,醫生決定今天開始注射GCSF來刺激和加速干細胞產生白血球。所以,未來的幾天是關鍵期,假如恢復得快,表示我會更早出院。


醫生保守估計,我要兩個星期才能出院;但是,我的目標是7天。


對於白血球的康復,醫生很樂觀,但是血小板需要更長的時間來發育。醫生說,基本條件是血小板數量,不然不讓我出院。


我的白血球和血小板同伴們,你們可要爭氣,快高長大,好嗎?


這幾天在病房裏,我努力走動,目前還需要依賴walking frame;雖然進步緩慢,但我會繼續努力。


期待明天會更好,期待很快出院,期待很快看到家人,期待離開這個孤獨的單人病房。


康復的日子會是漫長的,但我相信奇跡。


我會繼續發現自己,找回自己最近嚴重迷失的力量。


我也不忘停提醒自己,自己是個很勇敢的一個人。


更不會忘記的是,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走這條路,身邊有一直都有很多默默支持我的朋友和親人們。

化療最後一天

這幾天沒空在部落格寫東西,療程有些辛苦,挨過3天去了,今天最後一天。

弟弟本來只是陪我到星期天,但是看到我的情況,他向公司多請了4天假期 ,陪我到星期四呢~
好感動。。剛剛他說公司有急事必須今晚就趕回去 。。。
星期五,我好久不見的太太就會過來,逗留4天,我很期待。。。

現在是這樣,今天會完成最後一個化療,過後休息一天。星期四,就進行transplant,將我那豐富的幹細胞移植到我的血液。醫生剛來了,又強調說我的幹細胞很多,康復肯定很快。

這幾天的化療,有了抗嘔吐的藥物,我還算可以堅持。

化療后,我的血細胞會慢慢減低很多,而我的干細胞會化大概9-14天成形變成血細胞。
也就是說,critical 時期是化療后的未來11天,要盡量避免感染。
血小板是唯一繁殖比較慢的,所以即使白血球正常,所以出院后還必須維持3個月的健康飲食,必須杜絕外面的食物母也要避免感染細菌,避免人群多的地方
。。。這將會是我鍛煉廚藝的好時刻。
醫生們都對我的療程很樂觀,因爲我的bone marrow很強壯。

走到這裡,感覺很順利,是因爲多方面的支持。

有來探病的好朋友們,有來自遠方的電話,有來自多方的祈禱,等等。。

我也知道在遠方的地方有一班好朋友們期待著我的回去,與他們歡聚一堂,這也是我很期待的。

目前身體很虛弱,就寫到這裡吧。。

備戰之中

終于平復了心情,可以提筆了。

7月13與14日,連續進行了兩天的干細胞採集“工程”。本來以爲是輕鬆的過程,卻因爲輸血過程中鈣質流失過多而出現抽痙狀態,需要以點滴方式輸入鈣質才能穩定下來。每天花了7個小時,而且還需留在床上,好累。所以,我的結論是不很愉快的過程,醫生說錯了。

但是,辛苦的耕耘總是為你帶來美好的收穫。醫生說,採集到的干細胞很豐富,數量很多;所有的細胞都會在下一次的化療后如數的“歸還”。一般人,大概採集到有5百萬個細胞就足夠了,但我一天内就採集到了1千兩百萬,更何況進行了兩天,估計有超過兩千萬個吧。總數我不知道,只因爲歸心似箭的我在隔天15日就急著出院了。

是醫生說可以出院的,所以13日晚上就訂了機票了。

怎知道,15日早上醒來感覺好疲憊,驗血報告顯示potassium偏低。醫生問我可否延遲飛機,但是機票規定需要罰款才可以更改,所以愚蠢(歸心似箭加上吝嗇)的我回應了不行。結果醫生在三小時内透過點滴輸入了兩次的potassium,此葯輸入過程還很痛。

匆忙的辦理了出院手續 ,在朋友的“護送”下趕去機場,下午4點半順利地抵達檳城機場。

當天晚上,惡夢來了,雙腳出現前說未有的水腫,提步也重了好多;這狀況持續了三天,才慢慢消減。

第三天,突然出現雙腳軟弱無力,精神也疲憊極了。後來驗血加上再補充potassium,情況才算穩定下來。

第四天,也是昨天,才算一切安定下來。可是,沐浴中卻發現落髮現象,心裏頓時傷心、憂鬱起來,是愛美兼完美主意的心態作祟了。

今天,脫髮現象不止,就毅然決定了剃光頭髮。

剃光頭髮前,心情還是沉重的;剃光后,心情頓時好起來了。。。這或許是煩惱三千絲不見了,六根也隨著清淨了。

媽媽看到我的樣子笑得彎下腰來,家人對於我新髮型所開的玩笑,也讓我心情放鬆了很多。剛才望著鏡子照了幾眼。。。。發現光頭的我還不賴呢。

朋友說得對,很多光頭漢是很迷人、很有魅力的。

這幾天,醖釀了提心吊膽和恐慌的心情,也同時憂慮接下來的化療會很辛苦。。。

現在,恐慌減低了很多;同時,備戰的狀態也穩固了很多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我會努力放鬆心情。

遺憾的是,算是Harry Porter迷的我,這次必須錯過最新的電影了。。。

P/S :順便貼上我最新出爐的光頭照,歡迎你留下評語,呵呵。

昨天,7月18日,我36嵗了。

賽斯說的對,人生就像一場遊戲;靈魂來到地球本來就是出差、考察、玩耍而已。。。

new look

7月11日

7月11日  又是陰霾的日子

這幾天,天氣都是陰暗。

早上還下了一場小雨。窗外望出去,綠油油的樹木群呈現了欣欣向榮的氣息。

星期六的早上,醫院範圍内的人流也少了很多。

由於前晚睡眠不好,我昨天幾乎整天都是萎靡不振,但卻是怎樣也睡不着。

精神也出現了些許低沉的狀態。到了下午,對面床的中風老伯在醫生的治療途中突然痛苦哀叫,那聲音衝擊病房裏的每一個人,包括我,恐慌了。當下祈禱佛的加持讓他脫離痛苦。

住院11天,進出的病人,決大多數是癌症病人,但我卻看到他們對生命的毅力和樂觀。

雖是如此,大家談話的話題内容是離不開疾病,要努力克服這些令人恐懼的課題,誠然不簡單。

其實,那哀叫聲所帶來的恐慌,是令我有點崩潰。

今天,心情稍微平復了,我是盡量尋求心中的安寧。但,同時也堅定我了心願,病好后一定要幫助那些患難的病人。

我目前抵抗力雖低,但比起許多人,我是好很多 ,醫生說是好現象。

星期一,就開始採集干細胞了,預計需時兩天。

星期四,應該可以飛離新加坡,暫不知道是回到檳城還是吉隆坡。

一個星期后,我會再戰江湖;

不同的是,這場會更激烈;但,戰場會是單人房,免除了接觸患重疾病人的機會。

 

今天,又有兩人要出院了。不知接下來的是什麽樣的病人呢?